分类 随手写写 下的文章


} fn year2019(){


说着2018就过去了,按照往年的惯例,我是会在0点结束后趁热打铁写这个流水账的。今年因为同几位好友在外面吃了饭,回到家挺晚了,就留到了现在来写,不过至少还是1月1日,也算是趁热吧,那么流水账开始啦。

今年因为有人们口中的“人生一大关卡”——高考,因此今年可以简单的分为两部分。虽然上半年还是一名高三的学生¬,但是我觉得我过得是没有一点作为“高三学生”的感觉的。各种考试都考得比较随意,甚至还大面积请了假。自从入了FRC坑以后,每年都请了假出去比赛,2018也不例外。三月请了两周半的假辗转了深圳上海两个赛区,在深圳赛区打进了世锦赛,因此在四月又请了一周多的假用于去Houston比赛。人生第一次出国就在今年达成成就了。三月还申请了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的三位一体招生,不过比较悲剧的是连初审都没有通过,不知道是资料寄晚了(因为比赛的原因,没法准备资料,最后寄出资料是刚好压着deadline寄到的)还是因为我太菜了。我个人倾向后者的。

因为业余生活很丰富,在学校里也玩的比较开心,一下子就到了高考的时候。高考考了566(77148),构成是语文90、数学101、英语(17秋)129、生物(17秋)79、地理(18春)73、技术(17春)94。有些满意有些不满意吧,因为选考什么的都是之前就考掉了,考得不太好就导致后面其实有点怠惰。不过至少比高三最后几次模拟的总分要高很多了。最后填报志愿的时候基于一些考虑,最后让自己被录取了温州大学瓯江学院。

上大学的生活显然比高中充实。高中过日子有种数着天数过的感觉,大学就不一样了,比如现在我还在思考,怎么一个学期就这么过去了。因为上了一个比较水的学校的计算机专业,学习还是比较轻松的,再加上我没有加入任何组织,这就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做自己的事情,比如自己的无聊项目以及洛谷。不过后面还是接了个学校里的OJ的活,这个更多是为了薅学分了。

其他似乎就没什么了。2018年进入了十八周岁,是成年了。那么接下来会有什么挑战呢?


一条已经走了两年的路


2016 年 8 月,我作为一个新人入了 FRC(FIRST Robotics Competition)的坑。参加的第一个比赛是当年在上海举办的 CRC(China Robotics Challenge,FRC 季后赛)。入队的经历十分戏剧,真的是差点就和 FRC 擦肩而过了。不过幸好,我还是在这儿了。

在前些日子的 CRC 比赛时突然发现,FRC 这条路我已经走到了第三年了。从两年前连比赛规则都读不明白的菜鸡,到现在开始误人子弟传授经验的导师,时间过得好快啊。

我最早的一支队伍是金华的 6385,是浙江第一支 FRC 队伍。2016 年在上海 CRC 的时候,我们的临时队号是 9046。那时从奉贤到嘉定,看着我们的车从一个底盘变得小有功能(虽然本质上还是个底盘车),还是挺自豪的。就像大部分新队一样,我们那时候还不知道自动阶段得分这么有用。直到后来大佬来提醒我们,我才给机器做了个过线,顺便挑了个软柿子捏——有一个防御是直接往前冲就能过的。刚刚专门去找出了当年的 robot code 读,再对比现在的,当然已经不是一个级别的了。不过遗憾的是,因为一直都比较恐惧现实社会中的社交,所以这趟 CRC 并没有认识其他人。唯一值得庆幸的一点是,我记住了“FRC 可好玩儿了”,从此走上了 FRC 的不归路。

// 点开我,里面还有许多内容!


FRC 2018 @ Shanghai


虽然之前已经获得了去Houston Championship的门票,但毕竟交了钱,上海赛区还是得参加,顺便训练一下新的司机,因为深圳赛区的司机半年内都不能来给我们开车了。我们打了二十场左右的练习赛,看到我们的新司机能够从开得十分生疏开始慢慢上道还是十分开心的。

个人觉得上海的水队要比深圳多,因为我们10场资格赛中两三场是一打三(真可怕啊)。可能是我们脸太黑了。还有一场主裁判死都不去场地上确认我们的爬升过线了,非常难过。

因为有了深圳的基础,所以我在上海主要是以和小伙伴们玩儿、进一步调试机器人程序和逃课为目的的。队里在上海居然又水了一个奖小。

// 点开我,里面还有许多内容!


Bonjour 2018!


2018年来啦!嘿,Soha 准备好了!又是一个惯例的回首这一年的时候。2017年,Soha 17周岁。

2017年注定是重要的一年,这一年发生的,对我整个人生都带来了非常大的影响。今年年初到初夏是我性别焦虑最严重的时候,在这段时间里,我的思想非常混乱,内心非常烦躁,行为也很激动。最关键的是,我还丢了个人。想通这一切是在8月初,在准备于宁波举行的 ¡Hola! Conf 2017 上的演讲的时候想通的。很庆幸,我让自己想通了,恢复了以前可爱的阳光的活泼的 Soha 的形象。但是很可惜的是,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有些伤害一旦造成了就不容易抚平了。

2017年我参加了我这辈子第一场 FIRST Robotics Competition (FRC),在深圳,跟着我的队伍 6385 TrueMoe。随后因为6385进入了休眠,我又进入了深圳队伍 5453 Red Comet 并随他们参加了中国的FRC季后赛。在 FRC 上,我尝试了未尝试过的 OpenCV、Caffe、TensorFlow 等框架。

这一年,我入坑了 Go 和 Rust,但这两种语言目前学习的深度还只是大部分会的语言。今年主要使用的语言还是 PHP、JavaScript、Python、HTML、CSS。OI in Hand 的开发在高三被我重新提上日程。但因为事情比较多,比较杂,我也开了不少小坑来填,所以进度不快。

今年4月是第一次高考,虽然只有一门技术(94)。11月第二次高考,英语(129)、生物(79)、技术(91,选取之前的94)、地理(70)。虽然成绩不是很好,但是还是很有信心!2018年还有第三和最后一次高考,加油!

总体看下来,2017年可能负面的东西比较多。不怕,2018,向前走。

如果要走向光明,那就得朝着第一缕晨光出现的地方。


青少年IT圈的浑水不好蹚


我在之前就因为在GTC筹备的前后发现的一些问题写了一篇文章,你可以在这里读到:为现在青少年IT人的未来而担忧。自那以后我和几个朋友确定不再举行类似GTC的青少年IT向活动,因为我们发现我们没法做到我们想做的——给青少年IT人们引进一些新的东西,提升这个圈子的素质。

最近经常搞事情的崇才科技又搞了个大新闻。国内某视频类自媒体,在微博上推送了一个有关于崇才科技的视频。在视频中,其“CEO”在其中侃侃而谈他和他的“首家00后的公司”的“伟大理想”,并妄言“老一辈企业家已经老了,未来是属于我们00后的”。雷军也对这个内容进行了评价。不假,时间的发展,“00后”肯定是要接过这个担子的,但是谁来接,谁有能力接,不是靠一个啥都没有的公司来说的。

最关键的是我们看看崇才所表现出来的他们的问题:拿别人的东西无视版权、官僚主义、打官腔、一点儿都不务实。我相信这是从几年前开始所展现出来的青少年IT人都可能会有的问题。版权的问题其实是最常见的,也是很好理解的,我相信大多数青少年IT人都有干过拿别人东西改版权的事情。但是有一点很重要,过龄的中二就是耍流氓。更不要说崇才这次还宣传这么大。他们某所谓“作品”的原作者专门写了篇文章来抨击。

还是引用GTC15中提出的概念,伪开发者和商人们不是真正热爱IT的人。

这也再次证明了现在青少年IT圈的浮躁甚至更多负面的东西。这也会导致社会对青少年IT圈失去信心,真正潜心钻研技术的青少年们,也只能选择自己闷声搞事。那么这个究竟该怪谁呢?

本文同步发表于Immortal.Work:https://immortal.work/p/93yYpyqFrDbQ7NHw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