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扯淡 下的文章


以手机被没收后的想法来发发牢骚


本文也同时发布在 Immortal Works 上:https://immortal.work/p/yMxvXuj3cRa7o2Lj6

上周五晚21点50分左右,我打开手机设置完闹钟,刚准备放下,发现旁边站着班主任,我只能把手机上交。因为一些原因,周日我选择了逃学,并没有回校,而是呆在了家里。班主任也许会在班里说是因为我“玩”手机,因此回家一周(这是之前家长会的决议),但是呆在家里是我自己选择的。我是想好好缓一缓,脑子里想法太多,没办法。

一直不认为学校应该全面禁止手机,应该从堵到疏,从禁到限。我相信给信任比完全不信任要好,当然是有那么一部分人控制不住自己,但这个比例很小。把手机带到学校看成如洪水猛兽一般,我觉得这实在是很可笑。其实大部分的学生的需求其实根本不是学校“防止”的那种上课玩、半夜睡觉玩,但是现在的情况就像我妈今天刚和我说的,“这就是是一个定时炸弹”。曾经听到学校某领导说:“我们不可能像职高一样允许学生在学校里使用手机。”,虽然的确是方便管理,但是不见得带手机的人有减少。作为一个学生,我十分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每个班肯定至少有12个以上同学带手机,而且查了一部,还有第二部。永远抓不完,永远不会减少。

我们班主任很讨厌我用中午的一个小时去写写程序做做小研究。仿佛我失去了那么一个小时在教室里的时间,我就失去了一本一样。今天我感叹“人太能动也不好啊”,因为班主任说我不是省油的灯。当然不省油啊,我只是想在学校里有个释放自己灵感的时间,在这些传统老师的眼里,我就是在浪费时间,我就是在不务正业。曾经和我关系不错的信息老师也觉得“该好好整整我了”。我曾经举过例子,让我脑子里的想法从周一憋到周六回家,还是周一直接释放出来,这两者哪个更影响我的学习?显然是前者啊。我感觉学校需要让学生当中这些有想法的人有自己表现自己的机会。可惜我校不光是个传统高中,还是个以“专注”为主旋律的学校,想做与学习无关的事情?好啊,你就想想吧!

顺便讲点不搭界的事情,我校“为了体现和美艾中”,不允许食堂打包带出东西吃。连小店买牛奶喝都必须得在小店里解决。这真是一个利校利民的好决策!


为现在青少年IT人的未来而担忧


从接触 Web 开发的那一刻开始,就开始不断接触一些青少年 IT 人。从当初的中国学生站长联盟,到崇才科技。他们都是一群青少年 IT 人,也是我所担忧的一类人。

在 GTC16 主题演讲的时候,我引用了 laosb 去年的对青少年 IT 人的分类:
QQ20160731-0.png
没错,现在青少年 IT 人的组成大部分是伪开发者和商人。当初做 GTC 的原因,就是想净化一部分青少年 IT 人的思想。

这两天听说了“小曹铁路”(小曹铁路?妈的智障! | Guoguo's Blog)本来没啥的,想想也是一个小学生,被网络上这么骂,也该有点悔意。但是今晚看了一下……得了吧!还搞了一个“官方 Git”!我们几个“老人”在群里讨论这件事。突然我意识到,GTC是没用的。它根本影响不到我想要影响的那一类人。他们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包括在 GTC 上提出的 teensDoCode 这个计划,也是想让更多的青少年接触编程,也想净化一部分青少年 IT 人的思想。但除了专业教育机构来帮我们完成,只靠学校是没用的。初中要准备中考,高中要准备高考,靠学校社团根本行不通。专业机构可能也不会有用,因为那一类人往往不会觉得自己需要。

就这样,我才会觉得以后的青少年 IT 人让我担忧。炫耀技术的伪开发者和只是为了赚钱的商人不是真正热爱 IT 的人。


GTC16


GTC青少年极客大会2016圆满结束了。从去年GTC15一结束就决定了是我负责,放在厦门。但是一直到今年五月,我的筹备动作一直很慢。我的错。但是从五月开始办事效率十分高,联系了各种赞助商,虽然最后的赞助商只有3个,但是总比去年只有1个要好。

关于场地,这是我在开幕前最头疼的一个问题。本来组委里一个是厦大学生,主会场厦大他是包了的,也说没问题,可是快开始前两天突然说社团那边没把这件事报上去,报上去以后学校拒绝了。因此很头疼。那天下午去浙师大附中准备联动会场的场地,也突然给我一个惊喜,说是因为G20,所以各种安保都很严,加上就在浙江,上面要求是外来人员不能进校园。后来也十分感谢二中老师帮忙,联动会场是保下来了。后来在厦门也准备了两手,一是继续向学校申请,二是校外就近找场地。感谢美亚柏科和厦大CTF小队提供了校外场地,虽然后来拿到了厦大的一个会议室。感谢厦门大学。

日程本来是两天,但是经过厦大方面和浙师大附中方面的要求,压缩为一天。毕竟就算我固执地要两天,第二天没场地也没法搞。

终于到了14号,我们组委一行早早赶到厦大那个会议室,但是发现会议室没有网络。有一个网络接口dhcp都没有,另外一个能获取地址但是上不了网。这就很尴尬了。毕竟联动会场还需要联网过来。然后负责直播的小组也迟到了。有人提醒我:“你看这条消息,你现在最好要开始了。”总不能放弃联动会场吧?还好cyy也跑出来了。他依赖就研究了另外一个有dhcp的网络接口,ipv4的确没有外网但是……ipv6!我们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cyy赶紧用ipv6连进了天海节点CHL,并做了一个跳板。虽然ipv6通道的速度比较慢,但还是实现了会场的互联网接入。感谢cyy。还有直播小组虽然迟到了,但是也非常出色的完成了任务。给ClassicOldSong和qwe7002赞一个。

后来还遇到了HDMI转VGA接口炸了的意外。最后的情况是主题演讲推迟到了10:15,终于开始了。虽然Crack Lab因为没时间,加上Crack Lab的主持人不在现场,被抽掉了,其他情况还是蛮好的。

就是中饭过后会场上一堆人回宾馆看直播而不来现场是什么情况!

其他部分执行地还好。

14号下午特别困,尤其是Docker Lab的时候。因为前一晚只睡了半个小时多(应该是40分钟),因为为了赶主题演讲的keynote,所以熬了一下夜。然后突然又被甩了开场视频的盘子,于是我只睡了40分钟。

算上联动会场,直播间,主会场,大概有80人参会吧。

感谢大家的支持与信任。

明年GTC17上海见!

以下为会场收拾完以后还留在会场的所有与会者合影。

IMG_0633-small.jpg


海雁大坑。


很不高兴。

海雁要换位置。

上课要没劲了,睡着了没人叫我了。

自修课要无聊了,本来朝后看看就可以有动力继续做下去的。

下课也不能一转就朝后面聊天放松了。

不懂为什么最后一个多月还要换位置。

非常不满,所以我要把海雁挂我博客上。


变态艾中,毁我青春 (1) 周末进入学校后不能离校


自从升入艾青就读以来,我就专门喷过一次艾青中学。是关于一些制度。其他在吐槽里也只是简单的喷了几句。但是这一次我觉得有必要喷一下了。

今天我和Mori一起回校,早上8时许就到了,Mori需要去校外很近的一个画室,我就选择了回学校。约好十一点半多一起去吃午饭。做了一个上午的作业后,看着时间慢慢到了中午,我走到了学校大门试图出去。一个保安过来了,问我要干啥。我说我要吃饭啊。他说:“吃饭在里面吃。”我说:“我是高一的。”他说:“不管你高一高二,到了学校就得在里面吃。”这时候另外一个保安从窗口探出头来,说:“到里面去吃。”我想想,不来和他们撕逼,就回到了教室。(顺便把Mori叫回了学校)

回到了教室以后,我听到外面有争吵。走到窗户附近听,听到一个学生和保安在撕逼,内容和我差不多,但是他是和保安吵了起来。

变态艾中,毁我青春

我非常奇怪,为什么周末都不能自由进出校园。这其中固然有安全的考虑,但是我觉得学校还是有点serious了。凭着老师开的请假条应该可以自由进出,但是不可能每周都开一张啊,况且我们班主任也不在学校。

周末我回学校是为了更好的学习,因为我在家里做作业没效率我才决定一大早起床来学校的。但是我完全觉得学校应该更自由。而不是像监狱一样关进去,没有许可就不能出来。当然工作日这么做是为了学校教学秩序的正常,但是周末也这样,就显得不合适了。

我是热爱着我的学校的,但是并不意味着我不会喷我的学校。我不在意老师会不会看到会不会生气,我只希望我们的学校的规定能够更合理。

变态艾中,毁我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