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新公元年 下的文章


2022 不会是 2020 too


那么,时间是……2022年的1月1日,0点11分。这么快就迎来了新的一年,2021年的跨年仿佛没过去多久,一下子就又是一年。和几个朋友发完祝福以后,开始提笔(提键盘?)写下这些字。有人说2022年用英语来读是“2020 too”,不过我不觉得。我希望一切都会是新的开始,新的起点。

过去的2021似乎也是平平淡淡的一年,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不太知道该从哪里开始下笔。那么就从学习开始好了。毕竟就在刚刚过去的12月30日,我回学校进行了毕业设计替代的答辩,第二天也就出了结果,是“良好”(这批最高也只有良好)。这个替代项目是之前的国家级大创项目,是顺利结题了的,所以昨天答辩也没有啥问题,我觉得我的表现还是挺好的。那么接下来就是做一下外文翻译和文献综述就可以顺利毕业啦。上半年是大三下半学期,没啥特别的,就是普通的上课影响学习时间;下半学期则是已经没课了,所以我11月(没错我从7月放假在家摸到11月)跑到了上海,开启了沪漂的社畜生活。

经济上的话,今年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2月1日信用卡被盗刷了时汇折合人民币四千六百多的英镑。喜提了人生第一次报警,也给为了偶尔的大额付费打开限额而忘了关回去的自己提了个醒。最后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收单行那边争议成功了,也就不用自己出这笔钱了。其他经济方面的事的话,反正天上没有掉钱,我也没有中大奖,要花钱的地方还是不少。

今年的各种兴趣上,比如网络,基本没大的动作,反正还是天天用自己的ASN实名上网呗。不过对于Juniper及其自动化脚本的配置、编写与使用是越来越熟练了,下半年的时候还和朋友从美国淘了廉价的NFX250回来替换SRX220(结果运费比机器本体还贵不少)。年末的时候还要感谢一个朋友支持,让我作为外援参与了他们的网络NOC工作,摸到了一些有趣的网络,也积累了一些奇妙的经验。

今年技术上没啥长进,编程语言只多会了一个DSL:Nix。因为之前了解过一点点,加上曹老师有段时间天天传教,正好又打算改进一下洛谷评测机(Nix确实比较适合评测的场景),于是就钻研并针对情景写了一些Nix。写完后咕了好几个月,最后在11月NOIP结束后上线了使用Nix管理环境的评测机。今年还亲手关停了一个网站:OI in Hand,作为天海目前唯一一个较大的公开项目,它其实在2018年就已经没有继续开发、在两三年前就已经差不多失去了继续存在的意义。但是它从2013年开始带给我、cyy等人的开发经历使我们受益匪浅,我当时倾注了中学时代大量的心血于其上,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很开心的。

今年也还是继续参与了FRC,在疫情的大环境下,正赛还是没能比,但是杭州的RCC还是有的。我还是跟着梁博士的队一起玩,但是已经不再年轻,失去了肝机器的精力,只能打打散工,帮梁博士处理一些事情以及感受赛场上年轻的气氛。另外,今年我抽空考取了业余无线电的B类照,也就是可以上短波了。在考之前一直用着今年从毓彦手中收来的IC-705,蹲在50MHz的波段和对岸的太君们通联。

8月底9月初,为了办一些天海的事情,我去了长沙。在长沙我第一次见到了麻田哥哥,刚好那几天他家里又特热闹,因此我也赶巧认识了麻田哥哥的一个姐姐及其他几个亲戚,都是很好的人。这次出行差不多是2020年疫情爆发以来第一次出门游玩(姑且算是游玩吧),在办事之外空闲的日子里也简单玩了一下长沙,走了走毛爷爷写下《沁园春·长沙》的橘子洲,喝了只在朋友的空间里见过的茶颜悦色,度过了非常快乐的一周。

去了上海以后,我就有机会去听各种音乐会了,不然专门为了听音乐会跑上海还是挺贵的。虽然我一直在期待这一点,但是年末的两个月因为洛谷、毕设、答辩以及其它项目的各种繁琐事情未能抽出时间,不过来日方长,在2022年去听。本来还买了彩虹合唱跨年音乐会的门票,不过因为毕设替代答辩等事情跨年不在上海,就在闲鱼上出掉了。达成了年轻人第一次在闲鱼卖东西的成就。

一边慢慢回想一边写,一下子就是一点半了。写到最后,我要感谢一下过去的一年陪伴我的家人朋友们,非常感谢有你们,也希望新的一年能继续走。接下来就是报菜名的环节了:**(和往年一样不能公布)、女儿、妹妹、**(暂不想透露)、lxm,Gogo、kkk、ltt、laosb、点心、twz等朋友,cyy、万呆呆、麻田哥哥、Jack、猴哥、贺神、dd、beru、吴小板、樵老师、曹老师等foobar院同事,洛谷的同事们,wyy、林儿等同学(排名基本不分先后),你们和我一起玩、说了不少话,给我带来了不少快乐,谢谢你们。


启动2021


不太平的 2020 刚刚演奏完了它的尾声,2021 的乐章翻开了。按照惯例呢,这篇文章应该是在 1 月 1 日写好并发布的,但是这次虽然 2020 年 12 月 31 日 0 点就开始写了,但 1 月 1 日白天我一直在忙没休息过,所以咕到了晚上 25 点才写完。回顾过去的一年,还真是不怎么顺利呢。COVID-19 的爆发与全球大流行贯穿了所有人这一年的始终,口罩、消毒水成了生活的常态。这一年,我的家里也遇到了一些不顺利的事情。不过好在能解决的事情都是小问题,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因为疫情的原因,这一年我也因此减少了出门,取消了许多打算,所以只去了少数地方。这一年的跨年是在厦门完成的,也是第一次不在金华跨年。元旦几天与 lin_toto 一边拍照,一遍玩了厦门的一些地方,随后还一起回上海给同事拍婚纱。再就是年底去了两次的杭州了,倒不是去玩的,但是见到了好久不见的极好的朋友,十分开心。另外金华、上海、温州三个都是常见的出现点了,而且也没有去什么景点之类玩耍。

这一年完成了什么事情呢?首先是咕了两年的驾照,这一年暑假专门划了一块很长的时间来练车,开车还是蛮好上手的,也十分顺利地通过了科目三的路考和机考。其次是疫情期间也让我重拾了初中时候想过的业余无线电,学习后等到了秋天,浙江省协会重新开始组织考试的时候也顺利拿到了 A 类执照。再次是稀松平常的学习了,自己喜欢的方向研究了不少、也学了不少:主要学了的是 Junos OS 的操作、Juniper cli 的各种操作,一门新语言 Kotlin(因为 Android 开发课上老师不限制使用的语言,就顺便学了一下)。希望也能一直进步下去。

这一年也添置了一些大件,或者说较为昂贵的东西。首先是年初买了台 Rollei 35 SE,开始了胶片摄影。也因为开始玩胶片了,还购买了一台 Plustek 的胶片扫描仪。为了一些纸质文档的数字化备份工作,购买了一台扫描仪。除这些之外,还买了一架电钢琴,把三岁时候的梦想实现了一半(另外一半要学成之后才能实现)。因为一些特殊情况,今年我不得不成为了 APNIC 的大会员,比原定计划提早了好几年。为了降低家里服务器的能耗,也重新配了一台服务器,代替之前的电老虎 X5650。另外,这一年还听了两场现场音乐会。因为不可能经常花钱跑上海,所以只能去听特别喜欢的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的演出。一次在 1 月 19 日、一次在 9 月 30 日。这两次光是门票就是千余元。12 月 31 日还有一场线上的音乐会,因为抢不到线下的票,不过线上直播对于音乐会来说也是一种创新的形式吧。不过可惜听完后的感觉是,收音不是很好,况且还有音画不同步的问题。

挖坑不填这一年也依旧在发生。SOHABlog 一年没有新进展、ib-rpc 移植只写了一半、Looking Glass 因为等着 ib-rpc 也一直没发布,还有一些天海的内部项目也没填。事情繁多,主要是上大学比较令人烦躁,是造成这个情况的原因之一。大项目没进展,但是也有一些好用的小工具写出来,比如报文撕裂者。而且作为工作,在洛谷还是产出了不少有意思的东西。11 月,大一的时候被老师花言巧语没抵抗力而答应下来的一个项目,获得了软件著作权证书并结题了。这也代表着学校里的事务也结束了,不得不说,大三的课惊人地多是我想不到的,这个学期感觉过得还是比较累的。但是过了大三就可以迎来自由,做自己的工作,这么一想还是有那么点生活动力的。

这一年是这辈子第一次一整年都有日记的,到今天已经是 600 多天了,虽然有时候会因为忙碌而攒好几天到一起写,但有了这个感觉自己也对生活热爱了一些。日记在一定程度上也让我觉得每一天都是确实有过的(除了光是摸鱼的那几天)。要说某些方面,我这一年开始觉得不能再继续直球下去了,毕竟都是 2 字打头的人了,有些事情确实发生了也没法强求。该留在心里就留在心里吧,自己偷偷想着就好了。

朋友的力量是强大的,非常感谢这一年年有陪伴我的朋友们,也希望新的一年能继续走。就像前文所述的,见到了好久不见的特别喜欢的好朋友,整个人都可以开心好久好久。那么就是一年一度的报菜名时间:感谢**(由于某些原因不能公布)、女儿、妹妹、lxm、蛋清、cyy、万呆呆、麻田哥哥、kkk、ltt、laosb、贺神、dd、beru、吴老板(foobar)、Gogo、点心、twz、wyy、胖次、洛谷的同事们(排名基本不分先后),以及在群里一起聊天吹水的诸位群友。虽然没有物理陪伴,但最后还是要感谢的是在心里陪我的某个谁。


Bonjour 2018!


2018年来啦!嘿,Soha 准备好了!又是一个惯例的回首这一年的时候。2017年,Soha 17周岁。

2017年注定是重要的一年,这一年发生的,对我整个人生都带来了非常大的影响。今年年初到初夏是我性别焦虑最严重的时候,在这段时间里,我的思想非常混乱,内心非常烦躁,行为也很激动。最关键的是,我还丢了个人。想通这一切是在8月初,在准备于宁波举行的 ¡Hola! Conf 2017 上的演讲的时候想通的。很庆幸,我让自己想通了,恢复了以前可爱的阳光的活泼的 Soha 的形象。但是很可惜的是,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有些伤害一旦造成了就不容易抚平了。

2017年我参加了我这辈子第一场 FIRST Robotics Competition (FRC),在深圳,跟着我的队伍 6385 TrueMoe。随后因为6385进入了休眠,我又进入了深圳队伍 5453 Red Comet 并随他们参加了中国的FRC季后赛。在 FRC 上,我尝试了未尝试过的 OpenCV、Caffe、TensorFlow 等框架。

这一年,我入坑了 Go 和 Rust,但这两种语言目前学习的深度还只是大部分会的语言。今年主要使用的语言还是 PHP、JavaScript、Python、HTML、CSS。OI in Hand 的开发在高三被我重新提上日程。但因为事情比较多,比较杂,我也开了不少小坑来填,所以进度不快。

今年4月是第一次高考,虽然只有一门技术(94)。11月第二次高考,英语(129)、生物(79)、技术(91,选取之前的94)、地理(70)。虽然成绩不是很好,但是还是很有信心!2018年还有第三和最后一次高考,加油!

总体看下来,2017年可能负面的东西比较多。不怕,2018,向前走。

如果要走向光明,那就得朝着第一缕晨光出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