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a Jin 发布的文章


启动2021


不太平的 2020 刚刚演奏完了它的尾声,2021 的乐章翻开了。按照惯例呢,这篇文章应该是在 1 月 1 日写好并发布的,但是这次虽然 2020 年 12 月 31 日 0 点就开始写了,但 1 月 1 日白天我一直在忙没休息过,所以咕到了晚上 25 点才写完。回顾过去的一年,还真是不怎么顺利呢。COVID-19 的爆发与全球大流行贯穿了所有人这一年的始终,口罩、消毒水成了生活的常态。这一年,我的家里也遇到了一些不顺利的事情。不过好在能解决的事情都是小问题,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因为疫情的原因,这一年我也因此减少了出门,取消了许多打算,所以只去了少数地方。这一年的跨年是在厦门完成的,也是第一次不在金华跨年。元旦几天与 lin_toto 一边拍照,一遍玩了厦门的一些地方,随后还一起回上海给同事拍婚纱。再就是年底去了两次的杭州了,倒不是去玩的,但是见到了好久不见的极好的朋友,十分开心。另外金华、上海、温州三个都是常见的出现点了,而且也没有去什么景点之类玩耍。

这一年完成了什么事情呢?首先是咕了两年的驾照,这一年暑假专门划了一块很长的时间来练车,开车还是蛮好上手的,也十分顺利地通过了科目三的路考和机考。其次是疫情期间也让我重拾了初中时候想过的业余无线电,学习后等到了秋天,浙江省协会重新开始组织考试的时候也顺利拿到了 A 类执照。再次是稀松平常的学习了,自己喜欢的方向研究了不少、也学了不少:主要学了的是 Junos OS 的操作、Juniper cli 的各种操作,一门新语言 Kotlin(因为 Android 开发课上老师不限制使用的语言,就顺便学了一下)。希望也能一直进步下去。

这一年也添置了一些大件,或者说较为昂贵的东西。首先是年初买了台 Rollei 35 SE,开始了胶片摄影。也因为开始玩胶片了,还购买了一台 Plustek 的胶片扫描仪。为了一些纸质文档的数字化备份工作,购买了一台扫描仪。除这些之外,还买了一架电钢琴,把三岁时候的梦想实现了一半(另外一半要学成之后才能实现)。因为一些特殊情况,今年我不得不成为了 APNIC 的大会员,比原定计划提早了好几年。为了降低家里服务器的能耗,也重新配了一台服务器,代替之前的电老虎 X5650。另外,这一年还听了两场现场音乐会。因为不可能经常花钱跑上海,所以只能去听特别喜欢的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的演出。一次在 1 月 19 日、一次在 9 月 30 日。这两次光是门票就是千余元。12 月 31 日还有一场线上的音乐会,因为抢不到线下的票,不过线上直播对于音乐会来说也是一种创新的形式吧。不过可惜听完后的感觉是,收音不是很好,况且还有音画不同步的问题。

挖坑不填这一年也依旧在发生。SOHABlog 一年没有新进展、ib-rpc 移植只写了一半、Looking Glass 因为等着 ib-rpc 也一直没发布,还有一些天海的内部项目也没填。事情繁多,主要是上大学比较令人烦躁,是造成这个情况的原因之一。大项目没进展,但是也有一些好用的小工具写出来,比如报文撕裂者。而且作为工作,在洛谷还是产出了不少有意思的东西。11 月,大一的时候被老师花言巧语没抵抗力而答应下来的一个项目,获得了软件著作权证书并结题了。这也代表着学校里的事务也结束了,不得不说,大三的课惊人地多是我想不到的,这个学期感觉过得还是比较累的。但是过了大三就可以迎来自由,做自己的工作,这么一想还是有那么点生活动力的。

这一年是这辈子第一次一整年都有日记的,到今天已经是 600 多天了,虽然有时候会因为忙碌而攒好几天到一起写,但有了这个感觉自己也对生活热爱了一些。日记在一定程度上也让我觉得每一天都是确实有过的(除了光是摸鱼的那几天)。要说某些方面,我这一年开始觉得不能再继续直球下去了,毕竟都是 2 字打头的人了,有些事情确实发生了也没法强求。该留在心里就留在心里吧,自己偷偷想着就好了。

朋友的力量是强大的,非常感谢这一年年有陪伴我的朋友们,也希望新的一年能继续走。就像前文所述的,见到了好久不见的特别喜欢的好朋友,整个人都可以开心好久好久。那么就是一年一度的报菜名时间:感谢**(由于某些原因不能公布)、女儿、妹妹、lxm、蛋清、cyy、万呆呆、麻田哥哥、kkk、ltt、laosb、贺神、dd、beru、吴老板(foobar)、Gogo、点心、twz、wyy、胖次、洛谷的同事们(排名基本不分先后),以及在群里一起聊天吹水的诸位群友。虽然没有物理陪伴,但最后还是要感谢的是在心里陪我的某个谁。


第一次接收SSTV


写日记的时候想到这件事情值得一提,于是就来水一篇博客。

昨天因为发现了小学玩的 Orbitron,然后想到最近 ISS 有在做 SSTV 接受活动,就看了一下预测,发现 ISS 刚好在早上十点多会有一次 88°大仰角飞过我这里,刚好没课,而且出现的方向和消失的方向都没有高楼遮挡,于是临时起意决定来试着接收。使用的器材是宝峰 DM-5R+钻石 775 拉杆天线,QTH 温州大学城 PL07iw。接受过程基本顺利,在仰角 20°(1041+0800)左右的时候开始有信号,但不够清晰,随着仰角的升高,大概在 40°往上收到了清晰可辨的信号。飞过头顶后不久,应该是 1043+0800,也结束了信号的接收。

因为收到讯号之前 ISS 就已经开始了这次 SSTV 的传输,所以收到的图片不够完整。加上是临时起意,没有各种线和设备,是通过手台的扬声器放出来后使用耳机上的麦克风收音,所以这个有损的过程也导致了收到的图片质量不佳。不过总体还是顺利的,作为第一次 SSTV 的接收,结果也让人满意。

202012290241.jpg


金华火腿报到


CQ CQ CQ, this is BG5DTR calling CQ and standing by.

今天下午三时四十分许,有关部门核发了我的呼号 BG5DTR。于是从今天开始我正式成为了一根金华火腿一名 HAM!

这是我初中的时候就想要完成的一件事,那时候也看了不少资料。囿于当时的客观条件,所以一直未能如愿。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让闲在家里的我得以重拾当年的想法。于是我在今年重新了解了无线电,并于 10 月 24 日在杭州参加了考试。当然也是轻松通过了 A 类证的考试。26 日我的证件就正式核发了(相比我的朋友等了一两个月才拿到证确实是很快了),并在 30 号寄到了家里,我也是当晚就提交了呼号申请。主要因为工信部数据未同步,所以呼号一直到今天才正式核发。

目前我听 Jimmy Tian 的建议购置了宝峰 DM-5R(主要是有开源固件可以折腾←典型 geek)作为我的第一个设备。希望和你在电波上相遇,73。


BIRD 与 BGP 的新手开场


本文同步发布于 GitHub,如有问题、意见、建议,请移步 GitHub issue

我本来是一直不想写这个这类文章的,因为我一直认为动态路由(包括但不限于 BGP)这玩意儿基本都是学习了计算机网络基础知识的人玩的。这些人大都有足够的阅读、学习经验与能力,根据 BIRD 的官方文档也都能写出基本正确、可用的配置。而且教程往往会导致更多的新手入坑,我并不是很希望什么都不会的人在没有前置知识储备的基础下来研究这个,所以一直没动笔。

但是在我对入坑的新手的行为观察下来,好像有很多人只是想拥有自己的 ASN 然后实名上网,并不想、或没时间对计算机网络、对 BIRD 的配置文件进行深一度的研究和学习,亦或者是因为语言问题,没有去阅读文档。配置文件只是拿别人放出来的进行拼凑(如某些个人博客,和 Vultr 的样例),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也造成了很多错误的理解。出于这些原因,我还是动笔写下了这篇文章,希望能为新手留下尽量正确的理解。

话虽如此,我还是希望新手能在学习一部分计算机网络的基础后再来,不然有些部分可能会理解困难。

以及建议学习的话选择开几台虚拟机,或者在 DN42(一个世界性的很大的实验性互联网)上进行试验。只有在不满足于在本地或 DN42 实验的情况下,想要真真正正的自己当 ISP,才申请、租用互联网上的 ASN 和 IP 地址资源。

// 点开我,里面还有许多内容!


气人的 Intel 网卡


好久没水博客了,想起 4 月 15 日这一次三个人折腾了一整天的事情,于是把 15 号的这篇日记放了上来。权当吐槽。


前两天,咕了好久的服务器上架终于办完了。昨天联系 HKIX 做调试,发生了 HKIX 那边一通电,机器里的路由器就 kernel panic 的问题,看了下 log 是 PCI-e 直通导致的,但是没关系,本身就准备过不直通用虚拟化方案的 solution。但是 ESXi 里面竟然网卡都没了,只有没有通电的端口还在,于是今天开始了漫长的 debug。

首先是 cyy 重装了 ESXi 为 PVE,因为我们觉得可能是 ESXi 有点问题。装好之后就是尝试直通,失败。经检查可能是我们的服务器对于 VT-d 的支持的问题,由于 HPE 的一些策略,所以不能顺利直通。使用 HPE 官方提供的方法同样没有解决。但是无论如何至少宿主机里能找见网卡,比 ESXi 里面网卡都没了要好,于是我们配好了虚拟交换机,然后在上面配好了路由器。正准备通知 HKIX 进行第二次测试,我们就发现了很要命的事情,麻田哥哥买的这个服务器型号只有 RHEL 等 Linux 发行版的驱动。没有驱动,尤其是 RAID 阵列卡的驱动是一件很要命的事情,因为这个阵列卡是个软 RAID,没有驱动的话 RAID 会形同虚设。所以我们还是得回 ESXi,至少 HPE 给 ESXi 6.7 还是有做 Gen 8 的设备适配的。

回到 ESXi,还是老问题,我精读了一下系统 log,终于看到一条重要信息。

2020-04-15T12:18:16.586Z cpu3:66008)WARNING: vmklinux: pci_announce_device:1486: PCI: driver ixgbe probe failed for device 0000:04:00.1

看样子是驱动的问题,同一张卡上 .0 的端口的驱动就正常加载了。然后我去找了一个比较大的 log,然后搜索关键字,发现了这个:

2020-04-15T12:18:16.586Z cpu3:66008)<3>ixgbe 0000:04:00.1: failed to load because an unsupported SFP+ module type was detected.
2020-04-15T12:18:16.586Z cpu3:66008)<3>ixgbe 0000:04:00.1: Reload the driver after installing a supported module.
2020-04-15T12:18:16.586Z cpu3:66008)WARNING: vmklinux: pci_announce_device:1486: PCI: driver ixgbe probe failed for device 0000:04:00.1
2020-04-15T12:18:16.586Z cpu3:66008)LinPCI: LinuxPCI_DeviceUnclaimed:257: Device 0000:04:00.1 unclaimed.
2020-04-15T12:18:16.586Z cpu3:66008)PCI: driver ixgbe claimed 1 device

居然是不支持的光模块!但是很奇怪,在 PVE 下面也是 ixgbe,为什么 PVE 就没有报这个错了,能够顺利加载。东找找西找找,发现了 ESXi 自带的 ixgbe 驱动比较旧,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更新了一下,漫长的重启之后,新的驱动果然就没有报错了!我们高兴死了,不然就只能刷 EEPROM 强行解决了。我们猜测是因为 ixgbe 进 Linux 的时候,因为这个原因被拒绝了,于是不得不去掉这个 SFP 模块的限制,于是就有了这个原因。但是 ixgben 是 Intel 给 ESXi 定制的闭源驱动,应该就没有这种好事了,所以我们也就没有去找 ixgben 的新版驱动测试,当然 ixgben 无法加载也是这个问题。

2020-04-15T13:10:04.379Z cpu3:65925)ixgben: ixgben_InitSharedCode:185: Unsupported SFP+ or QSFP detected. Try to replace a supported module then reload the driver.
2020-04-15T13:10:04.379Z cpu3:65925)ixgben: ixgben_InitSharedCode:187: HW init failed: -19
2020-04-15T13:10:04.379Z cpu3:65925)WARNING: ixgben: indrv_Attach:2399: Failed to init shared code
2020-04-15T13:10:04.379Z cpu3:65925)DMA: 691: DMA Engine 'ixgben' destroyed.
2020-04-15T13:10:04.383Z cpu3:65925)Device: 2482: Module 25 did not claim device 0x645f43035dc8be9d.

现在我们终于可以用虚拟化把这个光口接进虚拟机了。